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

:)看过墨镜的所有的电影,最爱《春光乍泄》。这是一部一直在心里放映的电影。虽然第一次看的时候并没有太大感觉,可是后来,后来,总是在某些莫名的时刻想到一个人去看瀑布的黎耀辉,想到灰黑色镜头下独白的黎耀辉,想到独自一人来到香港的黎耀辉,还有偶尔想到一个人在夜里痛哭的何宝荣,还有厨房里的那支探戈。悲伤入心,遗憾入骨,就像是从来没有流过的眼泪,都进入了心里,让所有的记忆都变成潮湿的。“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但是,我们谁都不能从头来过,我们只能泪流满面,步步回头,但是只能往前走。不知道多年之后,黎耀辉,你还记不记得何宝荣。(灯光配乐剪辑镜头演技剧本根本不用说:))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先听过《春光乍泄》这首歌,版本有很多,但哥哥就是唱的出一种妖娆妩媚。后来看过电影之后再回头看歌词,感觉有种别样的意味。

坐标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

何宝荣,黎耀辉。两个有足够腔调和韵味的名字。自始至终都在称呼对方全名,小时候害怕被叫全名,长大后发觉被心爱的人称呼全名有种特别的浪漫和幸福。

你我在等天亮/或在沉默酝酿。
何宝荣养伤的那段时间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那时的何宝荣终于安分守己,像个孩子一样被黎耀辉宠爱照顾,他们过着索然无味的平常日子,却着实美满。身体复原以后何宝荣又耐不住平淡,这就是他不安分的本性。两个人又开始争吵、疏远、伤害。何宝荣在找机会再次离开,黎耀辉在束手无策地等他离开。

你我或者一样/日夜寻觅对像/却朝夕妄想/来日方长
何宝荣随时都会厌倦平淡生活踏向纸醉金迷,因为他随时会寂寞。黎耀辉彻底离开何宝荣以后也沦去寻欢,因为他那时会寂寞。“一直以为我跟何宝荣不一样,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何宝荣的寂寞因为没有失去的风险,他知道只要那句“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脱口,黎耀辉一定给他最好的爱。黎耀辉之于何宝荣就像一个避风的庙宇,他以为这座庙永远不会坍塌,于是目光投向了外面的光怪陆离。黎耀辉的寂寞因为他下定了决心彻底离开何宝荣,心里的念想被扼断,再也不会盼着这个人回家。

再见日光之后/欲望融掉以后/那表情会否/同样温柔
后来黎耀辉没再给何宝荣机会说出那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何宝荣回到那个没有了黎耀辉的房子,凝望瀑布灯,一个镜头特写了赏瀑布的是两个人。就正呼应黎耀辉最终站到伊瓜苏瀑布下时说的那样“我终于来到瀑布,我突然想起何宝荣,我觉得好难过,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两个人。”何宝荣男朋友“多如天上繁星”,他以为自己可以永远这样潇洒不羁,放纵自由。后来他的庙宇坍塌了,才看到自己心里只有黎耀辉一人。他抱着黎耀辉的红色毯子哭得像个孩子的那一幕真的让人心疼。

最后黎耀辉说“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开心地在外面走来走去,因为他知道自己有处地方让他回去。”这是他对小张漂泊的理解,也是他对何宝荣和自己之间的纠葛的释怀。因为何宝荣疲惫不堪, 遍体鳞伤,苦雨凄风之时,心里明白有一条归路,有人在等他回家。于是就有了无数次“从头来过”,循环往复。

片尾以《Happy Together》这首歌作结,也正是电影的英文名字。就像一场梦一样,坠入其中时彼此同欢同乐。那种快乐是属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梦,属于何宝荣和黎耀辉的迷失。大梦初醒时,忽觉一切荒唐又玄妙。


愈是期待愈是美丽,
来让乍现春光代替,
难道要等一千零一世才互相安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北欧是死亡终站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365bet体育客户端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