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有趣才是正经事,精彩有趣才是人生啊

   以下是我和某基友关于《有顶天》哪好看的聊天记录:
   “有一天,一个叫赤玉的天狗老头啊,在他那乱七八糟的四叠半居室里啊,放了一个悠扬的响屁。“
   “然后?”
   “没有然后了。”
   “这和这故事有几毛钱关系?”
   “没关系……”
   但这样没头没尾的悬置细节放在《有顶天家族》这部作品里,就变得超有关系了,因为这事听着多少算得上有趣,而“变得有趣,才是正经事啊!”

狸猫一族名门下鸭家,世代定居在京都纠之森,然而一家之主总一郎惨遭人类煮成火锅,下鸭家自此家道中落,只剩老母和不中用的四兄弟撑持。
老大矢一郎个性认真,但一遇紧要关头就手足无措;老二变身为青蛙,不肯出井底;老三最爱看好戏,喜欢恶作剧;老四胆子小,变身总是忘了藏尾巴。
四兄弟一个比一个靠不住,再加上天狗不时来唱衰,死对头金阁、银阁狸猫兄弟扯后腿,人类虎视眈眈想把他们丢下锅……
四兄弟有机会保护母亲,重振家威吗?

   在山的那边海的这边有一群小狸猫,它们从一团毛球长成一只狸然后再变成一团毛球。它们杂食,好养活,会变身成,吃饱了没事就变身成人去狸猫酒吧纵饮伪电气白兰。因为长久以来都衣食无忧,所以养成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这般朝生暮死的生存态度。虽然听起来多少有点放浪形骸,但这或许也是一种值得羡慕的乐天吧。
   在这群乐天生物钟有一家生活在洛中的尤其有趣:妈妈喜欢变身成一袭黑衣的宝冢王子,在桌球店里和各色人等大战桌球,把对手赢得电视媒体都要来采访;其麾下还有四兄弟,大哥矢一郎喜欢变身成和服贵少爷,办事彬彬有节,却有着一到关键时刻就炸毛的属性;二哥矢二郎,呃,是一只青蛙;老三矢三郎,小说和动画的主角,除了一副正常的颓废大学生模样之外还爱女装,他机智,狡猾,善于落跑,厌恶平凡热爱一切有趣事物,也爱惹麻烦;幺弟矢四郎则是家里的吉祥物,变身状态是个可爱的男孩子,因为有给手机和各种电器充电的特技又被称为狸电池(大雾……
   这就是居住在下鸭神社纠之森的下鸭一家人,他们在五山送火的热闹祭典上开着飞屋和隔壁船用烟花玩加勒比海盗;他们开着违章电车四处飞驰还拆了间百年老字号;他们超级乱入隆重的选举仪式把会场弄得一团糟……各种罪状数不胜数,风骚得似乎有些过了头,连作者都不乏揶揄的这无法无天的一家人冠上了“有顶天”这个太过得意洋洋的名头。

观看《有顶天家族》这部动画作品在我看来是一种非常撩人的体验。我没有拜读过小说原著,也还没有看过出自同一作者的《四叠半神话大系》,不过,单就仅从短短十三话的作品本身,就能让我感受到很多特别的东西了。
晚上安静地躺在床上看视频,是我最放松也最认真的时候,一开始的我虽是以每晚睡前看一集的方式补着作品,然而,《有顶天家族》却每每以一种欲言又止的方式让我在结尾的时候都迫切地想要继续了解下面的内容,虽然一开始心如猫挠,倒也能勉强地克制;不过在高潮部分却未能止住,积蓄的欲望一腔爆发,将它一口气看完了。
光凭简介,似乎只是是一个不明所以的喜剧又励志的故事,而“有顶天”也意指“得意洋洋,欢天喜地,高兴得忘乎所以”,再加上作品相对冷门,因而,在当初追番时,虽有留意,但还是将它错过了。后来,在关注的一些人和网站中得知这部作品将推出第二季,并且对第一部的好评之声下,它又进了我的眼里,便决定这一次看看它。

   但是,在这些无法无天的背后,似乎也有一层迫不得已的悲凉。纳凉船合战是因为对面船更加嚣张的挑衅。乱入选举现场也是为了营救即将落入火锅中的亲人,而下鸭一家,对狸猫火锅充满了痛苦的回忆。
   下火锅?对。每年的星期五俱乐部的火锅尾牙宴,例定是吃狸猫火锅。

不要被介绍所骗了,虽然励志,虽然搞笑,甚至故事的主题都很积极——精彩有趣便是人生。然而,这并不是通常那种治愈的动画,甚至,故事的整体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悲伤。满是坎坷的人生,诸事已经不顺,然而还有捣蛋的金阁银阁两狸,虎视眈眈的人类,以及,不懂事、不成器的自家兄弟。。。故事中的“我”,作为不成器兄弟中最不上进老三,不像大哥一样整日想着恢复过往父亲的荣光,也不如二哥那般变成青蛙安心待在井里听得他人倒苦水,更不是如四弟那样天真胆怯的小小狸,虽然时时拜访照顾天狗老师,喜欢人类而与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弁天”亲近,但是不过是一个被人取笑的,下鸭一族的傻瓜老三罢了。
作为奇幻故事,这样的剧情看似平淡,却能有极多的可能性。说实话,我仍然不知道怎样去介绍这一部作品,它有很多我能感受到却无法言说的东西,实在要下一个定义,大概就是很多人所说的——有趣,了吧。
初识此番,我困惑于其中许多的思维的不合理性。为什么男主能和自己的杀父仇人走的那么亲近呢?为什么面对如此恶意刁难自己家人的金阁银阁兄弟也只是到讨厌的程度呢?是因为男主的傻气么,又或者是真的没心没肺么?但除了困惑,我还有好奇。在以一种观察者视角的角度下,虽然是寻求乐趣的人生,可无论画面还是音乐,却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悲伤,就连无所不能,百无禁忌的弁天大人,都会在月光下,坐于井边流泪,即使自己只是屏幕外的观众,动画里的旁人,也还是会被这气氛所打动。既有着对于剧情真相的探究,也有着对于作者所描述下的京都绚烂的流连,我被这部动画深深的吸引了。以致于虽然强忍着一次一集,却在意犹未尽中于百度,知乎,豆瓣等地寻找线索,获取一时的满足和宽慰,然后在看完下一集后,继续被撩拨思绪,浮想联翩~

   在故事发生的洛中,生活着狸猫、天狗和人类。天狗蔑视一切,而狸猫戏弄人类,而人类中的一些上层分子组成了一个星期五俱乐部,在小说和动画里,这个俱乐部除了没事聚餐和在每年尾牙宴大啖狸猫火锅之外,就不干别的了。

现在我看完了这部作品,也在一番思考整理后,有了自己的想法,针对故事中出现的几句话,想要稍作分析。如果下面略带剧透的文字能够引起你心中的几思共鸣,那我就很高兴了。
“人类在城镇中生活,狸在土地上爬行,天狗在天空飞翔。”这一句话,便交代了故事的整体背景,天狗和狸猫在怪兽般的京都平凡有趣的生活着,故而狸在拥有土地的城市中乱窜,天狗则能在天空中傲慢地俯视着其他所有生物。荒诞的世界也要有其合理性,这,就是作者定下的规矩。
“狸是追求和平的一族。”这是动画中经常出现的一句话,也是我对于许多疑惑的解答。在知道父亲被杀真相后,在自己一家几乎快被夷川家灭族的时候,对于金阁银阁兄弟的惩罚手段也不过和当初一样扔进河里。大概狸中最不像狸的就是最终黑手夷川早云了吧,太多阴谋诡计,所以最后他只能落逃,不再是京都狸族的一员了。而对于直接凶手弁天,男主依然无可避免地被她吸引,与她亲近。即或有一天真的被抓去了做狸肉火锅,那也只用“静心等待命运的安排”就好了。
“除了让人生变得更有趣,实在是无事可做啊!”这句话点出了主角的人生态度,也是故事的中心。无论是化作黑衣王子的母亲驰骋于撞球台,还是喝了酒的二哥变为伪睿山电车疾驰在大陆上,又或者变身为如意岳吓跑鞍马天狗的父亲,都是为了有趣的人生啊!或许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不愿显露的悲伤:失去了身份的弁天,自责父亲之死的矢二郎;或许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难以避免的软弱:紧要关头就手足无措的矢一郎,胆小怕事的矢四郎;或许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无法放下的牵挂:对自己救过的狸念念不忘的布袋教授,对离开自己的弁天一往情深的赤玉大人......或许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秘密与缺陷,可是,寻求有趣的心,却是一样的。
对于写下的这点自我而片面的理解,我是很无奈的。因为我知道,我所看到的东西,感受到的故事,是比我所能表达的要更精彩,更丰富,甚至敲下这文字时,都还有很多东西从脑子里挣扎着想要冒出来,可是,那样,只会让这篇本就残缺的文章更加破碎,所以,我只能衷心的推荐:去看看这个故事吧!去看看这个可爱而又残酷而又有趣的有顶天物语吧~

   下鸭四兄弟的父亲,名震洛中的伟大狸猫,下鸭总一郎,就是不幸落入锅中而成了星期五俱乐部成员的腹中美食。
   这样的社会构成里发生这种事未免有点荒谬,这里涉及到太多的社会学纷争,我无意也没有知识去一一厘清这些社会学吵闹,我只把它当成一个虚构作品的设定。这更像森见给这些耽于玩乐的狸猫开的一个大玩笑——它们本乐天而随波逐流,却又有着如此悲惨的命运会每年一度的不知道会降临在何人身上。或许以寻乐为乐者不加制衡便会无法无天,而高高在上者天狗虽甚为狸所敬畏,但对这些小毛球大多不屑一顾。于是人类便扮演起了制衡的角色。而下锅被煮这么一种残酷的形式,则或多或少是来源于作者深见登美彦那一贯耍贱的毒电波。虽然写到后面森见也觉得或许有点太残酷,不得不借一个星期五俱乐部成员之口来大谈一番关于“吃”的观点来自辩,以多少消解其残酷性。
   总之,这群狸们是得到了一个比被关在笼子里要危险得多的威胁,在它们那衣食无忧的生活里,也不得不去体味那一年一度的恐惧。

 “何事令你如此难过?”
  “你就要被我吃了,真可怜。”
  “你别吃我不就行了?”
  “可是,我总有一天会吃你的。”
  “你说的这么直接,真教我不知如何是好。”我说。“这可是攸关我的性命。”
  “我喜欢你,喜欢得想吃掉你。”弁天说着向来的台词。“不过,吃掉喜欢的东西后……喜欢的东西就没了。”

   但对于某些勇敢的超越者来说,威胁反而成了反衬的背景。洛中广大,依然有狸以自己的随性半只脚踏过了这恐惧,比如本书的主角下鸭矢三郎。他迷恋的女人(或者说,半天狗)——弁天——就是星期五俱乐部的成员。
   弁天长发美艳,在动画里头发被剪成干练的短发。她强大狡猾,神秘又有些落寞,一颦一笑简直femme fatal。
   即便如此,这依然是个让有点费解的情结。于矢三郎,弁天是他恩师钟爱的对象,亦是自己的嗜父仇人,是他本该避之不及的对象。但他却无法停止这迷恋。这份感情他自己也理不清,于是找二哥谈心,青蛙二哥久居井底长期听人心事,半张着那永远无所谓的青蛙眼睛说:“这都是傻瓜的血脉使然啊”。
   “傻瓜的血脉使然”,这句话在小说和动画里都不只一次被提到,它经常出现在对话的结尾,被下鸭几兄弟用来自嘲解嘲般的解释自己的行为。傻瓜的血脉,既是对整个狸一族来说的,而具体到下鸭一家,则是他们的父亲,下鸭总一郎,他在故事开始之前就已离去,却又笼罩着整个故事,他是统领洛中之狸的首领,他变身法术高超连天狗都对之敬畏万分,他豁达,开朗,乐天,他是家族的标志,是家族血脉的象征,他是下鸭家四兄弟的父亲。
   下鸭四兄弟各自从他们的父亲那遗传和学到了自己伟大长辈的一部分:大哥代表了正经和责任感,二哥代表了细腻和敏感,三郎则遗传了玩世不恭的无畏和无谓,幺弟则承继了勇敢和温柔。而这四个孩子中,总一郎说,最像他的是矢三郎。
   在所有描述父亲下锅前最后时光的段落里,父亲都无比平静,既无恐惧,更无悲伤。变回狸猫本体的他盘腿交臂端坐笼中,眼神和语气都不见波澜,唯几件担心的事除了未能见证幺弟的成长之外便是自己年事已高不知尚美味与否。或许这只名震洛中的狸在进入笼时便已接受了死亡,离世之日总要到来,只不过是被捉住的方式或多或少有些意外。他以狸的听天任命和自己的随性达观从容离去毫无怨恨,对背叛自己的弟弟无恨,对弁天更无所谓恨。而正如前面所说,矢三郎也是最像他的一个。
   更甚而言之,或许他早已准备好了自己的离去。客观上来说,正是父亲的离去使得下鸭这个家更加紧密的依偎在一起。试想一下,假如父亲一直都在,那么三郎和海星的婚约或许会照旧,三郎可能因为自己对弁天的爱出走;因为喜欢着海星不愿接受这个婚约的二哥可能也会离开;正经的大哥不能接受这样的逃离最终和自己的弟弟们反目……而现在父亲不在了,四兄弟必须携手团结,才能复血脉以完整,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的母亲,保护自己的家族。
   家族血脉和亲情羁绊,是有顶天讲诉的另外一个主题,哪怕狸们再以寻乐为乐者,都是需要回家的,更何况每年还要平安渡过危险的尾牙宴。对下鸭一家来说,则是母亲性格各异的吉祥四宝的温柔关爱,平日颓废的二哥和胆怯的幺弟,也会在家人遇到危险时奋不顾身。有顶天家族的动画所刻画的着力点也落在此处,PA把自己雕琢细节和背景的能力发挥到极致,下鸭神社里胧月夜,茂树影,淡林岚,优美的BGM下三郎的诉说如水般静静流出,父亲已不在,但那傻瓜的血脉却未曾淡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少长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使人只感动于亲情撒下点眼泪并不是森见的全部目的,血脉故事的确是串起小说的线索,但他的最终追求,他所希望以文字给他那毒电波赋予的理想形式,还是“有趣”。在《四叠半》里,他玩弄叙事得像个躲在书后嘿嘿笑的滑头,而到了《有顶天》,他干脆把这有趣观直接带到内容和人物中,比如开头提到的赤玉老师的那个响屁,比如笨蛋兄弟开口闭口四字词却不知“樋口一叶”不是成语,比如狸猫爱吃炸鸡爱吃得变成青蛙了也要吃……而最点题的一段,或许是矢三郎坐在二郎化身的伪睿山电车疾驰过京都的大街小巷,玩疯了的三郎一时忘了自己背负着狸命关天的任务,撑着电车左右扶手放声大笑,说:“精彩有趣才是正经事!”而二郎也因为这句话想起了父亲,他们都曾这样乘着化身为电车的自己飞驰,他们大笑,心无旁骛,仿佛没有什么事比这瞬间的快乐更重要。或许有些浮夸,但这,也是傻瓜的血脉使然啊。

   最后这故事在一片热闹欢腾中收了尾,毛球遍地走,狸猫满天飞,耍阴谋者出尽洋相,有心障者卷土重来,下鸭一家也平安团圆。动画和小说各有不同的泪点和紧张点,动画更重亲情,写家人羁绊的煽情戏码比起小说更催泪,小说更重有趣和热闹,纳凉船合战写得更精彩纷呈。但不管从哪个媒介看来,这都是欢喜又潇洒的一家人的故事,何谓“有顶天”?佛教用语辞典告诉我:“欢喜至极为有顶天”。

本文由365bet体育客户端发布于365bet体育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精彩有趣才是正经事,精彩有趣才是人生啊

相关阅读